您好!          欢迎关注中国乡村旅游网!登陆    退出
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当前位置:首页 >要闻> 孽子情债(连载之2)

孽子情债(连载之2)

中国乡村旅游网消息:【接上期】父母经营的杀猪菜馆也是举步艰维,现在企业都倒闭了,单位也不敢用公款吃喝了,每天就卖几份米饭,几袋包子。除去房租落不下钱儿,兄弟结婚又要买车,又要买楼,根本没有钱援助,她妹妹在上中学,家里还都盼着他能考上大学,学费又是一大笔开支,她哪里能指望父母帮自己呢?

狱中的他每天玉米渣粥和咸菜,中午是馒头白菜,他想吃点肉,但哪有钱买呀?他前妻那里当初打官司离婚打的死去活来,她就更不敢去找她,怎么办呢?自己年轻轻的也不能守活寡吧,更何况还有一个孩子,他想去探监与他商量一下,但上次见他时承诺,这次去要给他带一只烧鸡,30元一只她都拿不出来,去哪里找一只鸡呢?实在没有办法,只好去求父母,他偷偷和母亲说了,母亲没理会,父亲却知道了,把她骂了个狗血喷头:“早知生下你这么一个嘴馋X浪的贱货,当初就应该让计划生育技术站给你打掉。”

她哭着跑处家门,在铁岭的老街上寻找,终于看到了一家中年人开的烧鸡店。晚上10:00了,他为了能卖出一只烧鸡,店门还在开着,那时铁岭破旧的大街上早就没有行人了。大街上冷冷清清的,来往的车辆半小时也不见开过一辆来,她老远盯着那家烧鸡店。十分钟,没人进,二十分钟,没人进,半个小时过去了,还是没人进。45分钟的时候过来一个快下夜班的锅炉工,去体验店里肯定打听了所有烧鸡的价钱,最后还是空着手骑上电动车走了。这时烧鸡店老板出来搬动出摊的案板,他要关门了。

她已经做了一个小时的思想斗争了,再不过去,这只烧鸡的机会又没了。于是,她理了理飘逸的秀发,把红色的大衣裹了裹,把自己该凸的地方凸出来,把该凹的地方凹下去,然后用迷人的猫步走向了烧鸡店。那位老板看见老远从街上过来一位漂亮的少妇,目光随着他的脚步移动着,从烧鸡店门前走过,她向店老板抛去了一个明媚的笑靥,但她却没进店,缓缓地迈着模特的脚步,扬着头从他门前走过,她感觉自己身上的资源能够让她仰起头,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口里满含着口水,上排牙齿和下排牙齿,紧闭着顶住舌头。不让口水流出来。她已经走出十几米了,他本该就熄灯关店走人了,但他仍在看着她,他想看到她一直从街头的拐角拐过街口,走到另一条大街上,她的身影消失之后再去关门。他不能错过眼前这位美女身上每一个细胞。

就在她要拐弯的那一刹那,她仿佛想起了什么,于是突然停住脚步,向十字路口每一个路口都张望一下,然后居然掉头看见那位烧鸡店老板还在看着她,她的心里又犹豫了一下,干嘛非要矛盾呢?就几分钟的事满足了两个男人,为什么他还要故作高傲呢?你的山洞有多少游客和官员都进去过了,有的换回了自己需要的,有多少次也是白白的奉送了,这一次怎么能不做呢?不但做,而且这次要跟他要两只烧鸡,一只给老七,一只给儿子。烧鸡对她来说太重要了,于是她一步步向回走,一步步走近了烧鸡店,一步步走近了那个卖烧鸡的中年男人。

来到烧鸡店门口,烧鸡店的老板先开口了:“这位美女你找人吗?”“不,我想买只鸡。”“哦,快,里面请,里面请。”“说着,老板立即帮她开了玻璃店门。她看着打开的这扇门,仿佛自己身上一扇门也让他给打开了。他双腿本能地并了并,然后分开,迈开步走进了烧鸡店。老板又把门关上来到她面前,向她介绍乳鸡、母鸡、公鸡等多少种,她喜欢吃什么样的,价钱从35元一直到50元一只不等,最大的要80元一只。”要最大的,拿两只。”“好,我帮你打包。”于是去货架上摘那两只最大最肥的烧鸡,“美女,这么晚了还要去会朋友吗?”“不,我明天要去串门。”“去看望长辈吧,你真是一个孝敬的好姑娘。”说着把烧鸡装进塑料袋里。

“老板,你的烧鸡可以换吗?”“换?怎么换?”老板睁大眼睛望着他,眼角流露出一丝淫邪。

“我没带钱,用我的身份证抵押。”

“抵押什么呀,就直接用你身体换得了。”三年没有妻子音信的老板有了些许的冲动,他还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,就是真的。

“你说什么意思?用身体换?”

“别矜持了,你去对门歌厅换张大红票再来买,和现在直接换有啥差别。我就是直来直去,你有身体我有鸡,我用了你的一次身体,你得到了鸡之后?你还有身体。”

“谢谢你,老板,我想,我想,就让你看看可以吗?”

“美女,我是可怜你才和你多说了两句,这鸡你要还是不要,要我们立即换,干完走人,钱货两清。不要我关门了。”

“要,换,在哪里干。”

“后面有床,我就住在这里。”说着老板把大门用玻璃门锁锁上,熄了灯,带着陶圆圆向后边卧室走去,卧室有一只三瓦的节能灯,发着灰暗的光,一张窄窄的单人床四周堆满了杂物。

进了狭窄的卧室,他上来抱住她,用下体顶住了她的大腿根:美女,我的宝贝,我帮你脱衣服。

我自己来。她用手分开了他的双手。先脱了红色的外罩,放在一张最干净的桌子上,然后又脱了毛衣、塑身裤放到椅子上,留下内衣没脱坐到了床上。他早已脱光了衣服过来就把她扑在了身下,单人床嘎吱嘎吱地响,快要散了架子似的狂叫,最后在沉重的呻吟下终于停止了,她推开他,用卫生纸擦了,穿上内衣,穿上塑身裤,穿上毛衣,又披上红色的外衣,出了卧室门:把门打开我走了。”“晚上住这里吧,这儿不冷。”“你能付十只鸡吗?他没回答,穿上内衣出来,把店门打开。她拎着两只烧鸡出了店,然后消失在了街的拐角。

第二天上午10:00,她出现在了铁岭监狱,隔着铁窗看见他。他目光凝滞,布满了血丝,似乎一夜没睡,考虑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,她猜到了他要和她说什么,这是早晚的事。但只能由他提出来,自己提太残酷。她把烧鸡递给他,他看看烧鸡,又看看她。似乎想问:这就烧鸡是怎么来的?但似乎又觉得这个问题太简单了,烧鸡当然是从烧鸡店买来的了。于是他不说话,扯下一只大腿,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,两三口吃完了一只大腿,然后又是两三口吃完了另一只大腿。然后是鸡的胸部、背部、脖子、鸡头、鸡屁股。不到十分钟,整个一只鸡吃完了。她想劝他慢点吃,看他饥饿的样子,没开口。就那样木然的看着他吃。这样吃鸡的时候,他心里是不是又想着女人?想那又有什么用呢?许多事本来都没有用,比如男的和女的,干嘛还要天天晚上做呢?吃完鸡他用沾着鸡油的手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她,离婚协议书:我不能拖累你了,求你照顾好我们的儿子,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。她低着头,听他说:你去求求她,毕竟在一起也过了十几年,让她抽时间来看看我。她签上字,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转身出了探亲室,走出监狱的大门。

坐上长途班车回到开原收拾收拾,从父母那里抱上了儿子,乘车回到铁岭。能去哪里呢?现在东北已经没有了这个女人容身的地方,只能去关里,要是没有这个两岁的儿子,她肯定要去北上广,但怀里抱着他,只能去百强县市找落脚的地点了。最富又最近的百强是就是兴南市,于是他辗转来到了兴南市。(未完待续)

关于我们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帮助中心
版权所有:中国乡村旅游网   主办:唐山乡旅悠然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   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16003230号-1
技术支持:迁安信息港
中国乡村旅游网微信公众号
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