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          欢迎关注中国乡村旅游网!登陆    退出
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乡村旅游网,乡村旅游,迁安旅游,三叶口,迁安山叶口, 迁安故事,迁安历史,迁安特产,迁安景点,迁安门票,迁安景区,红峪口,迁安红峪口,塔寺峪,白羊峪,迁安白羊峪
当前位置:首页 >要闻> 孽子情债(连载之五)

孽子情债(连载之五)

中国乡村旅游网消息:【接上集】佳国见父亲倒在果园里,人事不醒,立即打了120求救,果园主人李秃子看张疯子吓倒了,转身跑下山去逃走了。

过了半小时,救护车总算来了,氧气瓶、输液瓶全插上,几个人用担架把张老汉抬上救护车,一路向医院驶去,到了急诊,农家院仅有的3000元全部交了,半个小时就花没了,医院要求立即打款5000,否则停药,佳国给圆圆打电话,让她拿点钱过来,也照看一下,圆圆此刻正陪着三位老板在三兀街打麻将,抽不开身,一听要钱给老人治病,大骂佳国:“人事不醒了,不往家抬还往医院送,你是孝子,你给他治病吧,我不是扶贫办。”“你那要是真没钱,我也不强求了。这些日子你看着农家院儿吧,能挣点儿是点儿。”“好吧,我晚上回去,这几天就住在农家院。”佳国听见圆圆那边哗啦啦的麻将声,让圆圆看好农家院,别丢东西,他也就知足了,难道你还能从女人手里要出钱来吗?


放下佳国的电话,虽然圆圆那样说,但打麻将的心情却被完全冲散了。圆圆把麻将一推,叹了口气:“不玩了,回家,李兆强,你把我送回去。”李兆强也是东北人,在三兀街开了一家东北杀猪菜馆。他是第一个收留圆圆的东北老乡,从见圆圆第一面起,就被她的美貌吸引了。那时他刚刚在兴南市立足,也没有多少积蓄,所以对圆圆也没敢有非分之想。这几年,三兀街饭店红火了一阵子,他和妻子在生意场苦苦打拼,有了一定的积蓄,在明珠街买了房子,但心里他就有了一个症结。就是当初刚来的时候,饭店刚刚开业,为了吸引客户,他默许妻子二丫和一位时任财务副局长的领导相好,通过那位领导争取了不少的客源。妻子让人抱着搂着,随叫随到,有时晚上还要陪人家过夜。所以他也想找位美女享受享受,也算是补偿一下,这时他遇到了从铁岭来兴南逃难的圆圆,起初他偷偷摸过她。但因资金不足还是没争过佳国,佳国是铁矿的副矿长,十万八万拿着不费劲,让圆圆为之倾倒了。佳国为了长期拥有了圆圆,下了大注,利用铁矿副矿长的权力,从铁矿挪用了不少钱,所以他只能知难而退,望梅止渴了。


现在听说佳国给父亲治病没钱了,凭他的经验,如果一个男人张嘴向他的女朋友要钱了,说明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,他看到机会来了,于是圆圆一叫他送她回家,他立即答应,旁边的妻子二丫早就看出来他那点心理,但也无法阻止,只好由他们去了。圆圆下楼了,李兆强拿出车钥匙,披上了外罩也快步下来,来到饭店门口上了自己刚提不久的广本雅阁,把副驾驶位置上的包放到后面,圆圆上了车坐到副驾驶的位置,两人驱车一直沿了迁雷公路北行。“佳国父亲闹病,你一分钱都不出也不合适啊。”“你管的也真宽,我连个工作都没有,还带着一个孩子拿啥钱给他。”“先从我这拿两千,我也不是外人。”“不了,这么多年,没少麻烦你和嫂子。”“都是老乡没说的,而且你看不出来我对你的情意吗?”“我知道你对我好,也知道你喜欢我,但是我这身子配不上你呀。你可以找一个更好的女孩子。和干净单纯的女孩子好一回也值。”“不,圆圆,我就喜欢你,我早就想跟你说,一直没有机会,跟我一起过吧,我养你。”“老老实实开车吧,我不能对不起嫂子。”“她还对不起我呢。”“别瞎说,嫂子的为人我知道。”两个人边走边聊,一会儿来到了佳国的农东北农家院。


下了车,李兆强看四周群山环饶,万里长城从北部山脊蜿蜒而过,一条小河从门口流过。环境不错啊,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。“别说那样酸掉牙的,环境能当饭吃,混口饭吃都费劲。”说着圆圆打开了大门,两个人进了院子,然后把经理室的电暖器打开,圆圆脱去了外套,上炕就披上了花被:“兆强,你早点儿回去吧,路上慢点开车。”“不,今晚我就住在农家院。”“不行,这里人多嘴杂。”“我给你帮橱做饭,别人能说啥,再说了,我都不怕,你怕啥?”说着也脱去了鞋上了炕,就去扯圆圆的花被子,两个人一起钻被窝。“快下去,大门还开着呢。”“我知道门开着呢,不开门我也我也进不来呀。”李兆强说着一把去摸圆圆的大腿。“强哥,别这样,实在想我,等晚上关了店门,好好的陪我一晚。”李兆强一听有戏。把圆圆紧紧一抱,一床花被把他们两个人卷在了一起。


起风了,初冬的风从农家院的山梁上吹过。从门口的小河上吹过,从农家院的彩钢房上吹过,今天似乎人们专门要留给圆圆和强哥一段温馨美好的空间,从下午到晚上一直没有一个客人来,李兆强把大门关上,从内锁好,他终于能独自地享用心仪已久的女人了,而且从两个人的身体交流中,李兆强更喜欢圆圆,她是一个懂风情和技巧的女人,圆圆更喜欢李兆强,他才是与自己年龄相当,势均力敌的男人。每次和他做自己都能很幸福很满足,未来真的要离开佳国,投入这位老乡的怀抱吗?那样对佳国是不是太残酷了?可是初中课本上早就说了,自然物种总是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,达尔文的进化论连小孩子都知道。“嫂子不管你吗?”“我们俩有约定,谁也不管谁。”“为什么呢?”“为了生存,为了生活,就这样简单。”“你能保证我们娘俩生存?”“能!”“她们娘仨呢?”“也能。”“三个儿子你养得起?”“养得起。这个农家院若是我接过来,肯定非常火。”

听了李兆强的话,圆圆的天平一再倾斜,风更大了,钻进了农家院,钻进了圆圆的被窝,钻进了圆圆的心里。【未完待续】

 

关于我们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帮助中心
版权所有:中国乡村旅游网   主办:唐山乡旅悠然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   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16003230号-1
技术支持:迁安信息港
中国乡村旅游网微信公众号
扫一扫